华北空管局空管的工资_初一十五不要洗头

华北空管局空管的工资_初一十五不要洗头

2017-05-29 23:46 作者:小编

“曲江那边来的人今年年初就说要拆迁,要花45亿,到现在都一年了也没动。”

2012年12月21日,雪后初晴,在法门寺山门正对着的法门镇主街上,60多岁的刘老汉坐在自家临街的门面房里对《投资者报》记者说。按照法门寺景区的二期规划,现在整个法门镇都要从目前景区的东侧拆迁到西侧。

“哪来这么多钱呢?”刘老汉如是说。

记者近日实地走访西安市、扶风县和法门寺景区,通过多方了解得知,法门寺景区这一陕西省政府主导的文化产业力作,2009年5月9日对外开放至今,仍然仅能维持盈亏平衡,一期项目高达32亿元的巨额投资回收无期。

定位于“世界佛都”、继兵马俑之后的“陕西第二个文化符号”的法门寺文化景区,2007年总体规划面积9平方公里,分三期建成佛、法、僧三区,如今二期项目已无限期拖延。

一边面临“借佛敛财”的严厉质疑,一边是短期难以赢利,后续建设延期的困境,法门寺景区这个佛教与商业结合的旅游项目,其最终结果可能是双输。

 负债累累的法门寺景区

法门寺景区运营三年多来,目前已经负债累累。

据记者了解,2006年10月1日,在陕西省西安市曲江新区最终获得“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区”金字招牌之前不到一年之际,陕西省政府第86次会议决定启动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并决定将其打造为“世界佛都”、继兵马俑之后的“陕西第二个文化符号”。

主要操盘者即为近年来成功打造出文化产业“曲江模式”的曲江新区管委会及其旗下公司。

在陕西省政府的强力推动下,2007年4月16日,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江文投)、宝鸡市法门旅游开发建设有限公司、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11亿元,注册成立陕西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有限公司。

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宝鸡市扶风县法门镇,是陕西法门寺景区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法门寺集团)的前身。曲江文投以3亿元的出资额,占股27.27%,成为控股股东。西安曲江新区派出经营建设团队,在董事会的指导下,全面负责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

据长期在西安学习工作的文化产业人士岳路平向《投资者报》透露,“法门寺集团股东虽然都是陕西省国有企业,但除了在曲江新区担任行政职务的官方,以及各投资方派驻集团的董事,基本上从管理层到员工都是聘任制,完全采用市场化运作。”

记者近日从岳路平那里获得一份来自法门寺集团离职人士的2012年集团工作计划,其中“2012年建设资金平衡计划”显示,法门寺集团年度收支规模为9.56亿元,其中支出方面,预计归还银行贷款本金及利息3.83亿元,收入方面,预计金融贷款5.2亿元,而以门票为核心的景区经营收入仅有1.4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法门寺景区建设规划为三期,严格按“品”字形建成佛、法、僧三区。投资32亿元的法门寺景区一期主要包括:由佛光门、般若门、菩提门及圆融门4部分组成的15万平方米山门广场区域,全长1230米、宽108米的佛光大道,总高148米的合十舍利塔。

据悉,一期建设的贷款金额达到了15亿元,每年的利息支出在亿元以上。法门寺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唐喆曾表示,“2011年游客数量大概140万人,门票收入1亿多元,扣除银行利息、管理费用,基本上实现盈亏持平。”

2011年5月,法门寺景区文化产业集团曾与当地政府签订二期建设工程项目协议,预计总投资45亿元,占地4000亩,将建设灵境项目、法区、禅修林、管理中心等设施。

曲江文投2011年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显示,其投资控股的法门寺集团截至2010年9月末公司资产总额为34.2亿元,负债总额23.2亿元,2010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7735万元,利润总额-473万元。在一期项目尚无法盈利的情况下,45亿资金如何筹集?

2012年12月20日下午,记者实地走访了法门寺集团办公所在地,法门镇富莱花园酒店。这是一个陈旧的院落,不大不小,主办公楼是三层楼房,墙面已经泛黄,站在楼下可以看见,好几个房间的窗玻璃都掉空,只剩下生锈的窗框。

记者想就法门寺集团经营状况向集团常务副总唐喆做一个访问,公司招商推广部的一位汪姓男士告诉记者,“集团领导最近都已去西安开会,只留下几个工作人员值班。我已将你的采访请求告诉集团领导,领导年底很忙估计没有时间接受采访。”

此前,19日下午,记者就同样问题将采访函、采访提纲传真至曲江文投,截至发稿时未获任何回应。

寺院与景区的利益纠葛

记者走访法门寺景区发现,景区山门广场前的石碑上题名为“法门寺”,而不是“法门寺文化景区”。

走进景区,气势磅礴的广场,比长安街还宽阔的佛光大道,令人心生敬畏。随处可见的巨型罗汉、菩萨塑像,礼佛用品商店,以及佛教专用的功德箱,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到了法门寺。

法门寺文化景区规划总面积9平方公里,一期项目占地1300亩,而法门寺寺院仅有94.5亩,不及景区面积1/10,且位于景区的东北一角,使得一般游客很难识别景区与寺院的区别。

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在景区建设过程中,寺院其实是不愿意跟景区捆绑在一起的。“他们是旅游景区,是赚钱的,跟我们不相干。”在法门寺天佛阁一位法师对记者如是说。更多僧人在记者问及景区与寺院的关系时,都面有难色,匆匆走开。

事实上,早在2009年就有媒体报道称,2009年3月20日,就在法门寺文化景区紧张施工的时候,法门寺贴出公告称“由于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有限公司在有关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强行在法门寺山门口砌围墙,设门卖高额门票,连寺院内部用车出入通道也要封闭”,因此决定从当天下午一时开始“关闭山门进行依法抵抗”。

之后,法门寺僧侣还一齐涌出山门,合力推倒正在施工中的围墙。

一位曾在西安修行过的中国佛学会法师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建景区以前28元的门票,寺院每年的门票、香火和功德收入约3000万,现在景区搞通票制120块一张票,去年收入1.4个亿,寺院得到的只有1000多万。”

法门寺南面的“法门镇街道”是法门镇镇中心,布局呈工整的天字形,天字当中一竖是法门镇的“中轴线”,起始就是法门寺古寺的山门。中轴线街道宽阔,两边商铺林立,如今虽然冷清,亦可想见往昔的繁荣。

当地居民介绍,以前来法门寺的游客都是沿着这条中轴线,穿过“皇帝佛国”的巍峨牌坊,上缓坡而入法门寺,两边的宾馆、饭店、佛事用品的生意可想而知。

“如今的景区大门离这边很远,游客从景区大门进去时常常被导游、工作人员叮嘱必须原路返回,不然坐不到返程的车,法门镇主街也就基本上没有游客过来了。”60多岁的刘老汉说,他在自家门脸房卖些棉鞋、棉被等物,门口经营着六七张台球案子。“原来这条街上的店面一半多以上卖佛事用品,现在关的就剩几家了,也没生意。”

法门镇家外家宾馆的王老板还兼营一个小超市,他言语不多,“现在生意反而比建景区之前还差。”对于一再推迟的拆迁,当地居民担忧多于期待。

法门寺景区建成以来一直是扶风县的纳税大户。但是,据记者了解,扶风县乃至宝鸡市与曲江文投有不少的矛盾。

记者在与陕西扶风县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交流时发现,该工作人员对曲江文投方面明显表露出不满。

“人家景区都是归曲江那边管,有些事情省里直接出面,我们县一级根本参与不了。”上述工作人员称,“我们只是配合曲江做好景区管理的工作,包括征地拆迁过程中安抚居民、沟通维稳等等,其他的事情基本上不参与。”

记者提到法门寺景区是扶风县的纳税大户,他不以为然地说,“那都说明不了什么。”

曲江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法门寺集团董事长刘兵也曾坦言,曲江新区来到法门寺后,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如何与当地政府配合”。

 曲江模式变成“借佛敛财”

走进法门寺文化景区,气势恢宏的佛光大道两旁,由外及内坐落着各式的罗汉、菩萨像,多达十余座,每一座圣象前面放置一长达两米的巨型香炉和大功德箱。

“由于法门寺景区建设刻意模仿宗教场所,又设置大量香案、功德箱,前来游览的客人,99%会误以为法门寺景区就是法门寺,从而大量的功德钱被吸入景区的荷包。”岳路平说。

景区不是宗教场所,或许是为了使募集资金变得明正言顺,这些功德箱上都用小字标识“陕西法门寺慈善基金会”的字样。

资料显示,陕西法门寺慈善基金会是由省佛教协会发起设立的民间慈善组织,2009年5月于景区开发之日成立。

虽然是大雪天,工作人员依然拿着扩音喇叭向游客宣传,捐献功德钱100元以上,可以将名字刻于功德碑上。不过景区的一位便利店售货员告诉记者,“他们也是归景区管的,是其他部门的。”

在合十舍利塔下的大殿里,工作人员更是通过写祈福卡、抄写经书,在佛像下供奉莲花灯等多种形式向游客募捐功德。

一位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捐给慈善基金会的钱主要用于慈善和救灾工作,她带领记者来到位于大殿左侧的基金会展区,里面各种图片显示基金会如何帮助孩子,救助灾区。

在舍利塔下的大殿里,记者看到,一笔个人的最高捐款达100万元,来自台湾某寺院的捐赠更是超过千万。这些大额捐款信息被大写在殿墙上。

记者通过基金会官方网站查询了解到,法门寺慈善基金会的办公地址与法门寺集团同在法门镇富莱花园酒店。唐喆坦言:“基金会人员是由曲江文投向其推荐。基金会获得的资金,一方面用于慈善事业,另一方面用于偿还景区文化产业集团的银行贷款。”

2012年12月25日下午,记者以一名普通捐款游客的身份致电基金会,问询慈善基金的主要用途,一名姚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基金会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修建从圆融门到佛光门之间的十八罗汉塑像。”这与景区工作人员募捐时声称的慈善救灾并不一致。

对于慈善基金会善款使用信息的公布,姚先生的说法有点含糊其辞,一会说只是内部公开,会向相关部门报告,一会又说在官方网站上可以查到。

记者连日来查询慈善基金会官方网站,均不得慈善款项的统计数据和去向。

在岳路平提供的上述内部人员资料中,法门寺慈善基金会的资金募集工作被纳入集团的工作计划,资料显示,集团要求慈善基金会2012年确保完成劝募供养收入5000万元,力争7000万元。

在岳路平眼中,慈善基金会是法门寺集团的一个死穴,代表发起方陕西省佛教协会的增勤法师会长权力被架空,实际管理人员为曲江管委会指派,它基本上已成为景区敛财的工具,只是打着慈善的幌子。他认为,法门寺景区的这种做法已经涉嫌违法。

此外,法门寺景区还打起了在二期景区“卖墓地”的主意。前述法门寺集团内部人员提供的资料显示,“灵境墓园”作为二期项目的重点被法门寺集团加速推进,并寄予厚望。按照计划“全年开展墓园预售,实现销售收入600万元”。

其他二期项目如禅修林、管理中心,目前还处于土地储备和争取开工的状态。

“曲江模式”主要特点是以文化带动地产,以地产的增值来反哺文化产业的投入。由于法门寺地处偏僻的扶风县法门镇,房地产难以炒起来,所以面临现在的困境。

“卖房不行就卖墓地,总之离不开就地取财。”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评论道。

 法门寺僧人不断流失

据记者了解,法门寺文化景区目前与法门寺圈在一起,采取通票制,旺季票价120元/人,淡季90元/人。与法门寺景区借佛敛财不同,法门寺却面临着僧人不断流失的尴尬。

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东距西安110公里,西离宝鸡市90公里,地理位置偏僻,却佛缘深厚。以县城为中心,向北不到10公里是法门寺,往南6公里又有大明寺,二者都是北方著名古刹。

“在1987年法门寺出土舍利之前,大明寺的名气在我们之上。”2012年12月20日的大雪中,法门寺的一位年长法师对《投资者报》记者如此谈及同处扶风县的两座佛教古寺。

当记者提到,法门寺景区建成以后法门寺的名气就更大了,该法师沉默不语,片刻后转身走开。

法门寺的官方介绍显示,法门寺始建于东汉末年,距今约有1700多年的历史,有“关中塔庙始祖”之美誉。尽管如此,法门寺今天的声名鹊起,还是由于1987年在寺院古塔之下地宫出土的佛教圣物“释迦摩尼佛指骨舍利”,以及上千件珍贵的唐代文物。

2012年12月20日,记者踏入位于景区东北一隅的寺院,一股清幽庄严之气,令人心生虔诚和敬畏。然而僧人却不多见,有的殿宇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记者通过多方了解,法门寺景区建成以来,寺院僧人正在大量流失。

而岳路平告诉记者,近几年寺院的僧人规模已从过去的二百七八十人,减少到70人左右。僧人流失率达3/4。

记者2012年12月25日上午致电法门寺监寺智超法师,他不愿对僧人流失以及寺院与景区的关系问题向媒体发言。他说,“之前也有新闻媒体来采访,后来用智超法师的名义在媒体上发表,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影响,尤其是对于政府那边。”

智超法师向记者表示,法门寺面临的问题他们会向宗教局等方面反映,他希望寺院和媒体“各自扮演各自的角色很好”。

“景区的开发,尤其是过度商业化,使被挟持于景区之内的法门寺也难觅清净,修行的环境大不如前。”岳路平分析僧人流失的原因。

岳路平认为,更重要的是法门寺地宫出土的佛教圣物,佛指舍利被景区占据,放置于合十舍利塔用以招徕游客赚钱,这对很多慕名而来的法师和僧人都是一种屈辱和打击。为此,岳路平近年来一直通过媒体和博客呼吁舍利回归寺院。

“他们是旅游景区,纯粹是商业行为,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一位法门寺僧人对记者表示,“除了有重要法事活动,我们基本上不去那边。”

相比而言,同处一县,居于城南6公里处的大明寺依然保持了佛教寺院的清净。同为隋唐时期的寺庙,据了解,一部分从法门寺出走的僧人,就近选择了大明寺修行。

岳路平告诉记者,法门寺与景区的协议已经在2012年5月中旬到期,虽经对方多次催促,法门寺依然未进行续签。“因为媒体和各界的关注,寺院已不像以前那么容易妥协了。”